我只能往前 没有退路

© 苏打之泉
Powered by LOFTER

春梦

鹿女:

扔给前辈们修改此诗,倍受打击。看来还得锤炼个几年。


1

那时桃花睡在妒心四溢的春日耷拉着头

且拿层层纺纱罩住迷一般脸

大概美人不屑一顾,遂降夜雨一场

直直摧残比委婉拒绝更为粗暴,仿若抬手

就是干脆决绝的一掌。真正羞惭的却是

恍惚间做了不可告人的梦,如何也醒不来

你猜一猜,梦里出现的香草美人是哪家

恋着的如意郎。如意郎,怪不得眼下

硝烟弥漫谁也不曾服软,在这争宠的春

你梦见前世曾为妖且与君有一面之缘

彼时书生着青衫立于山河顶曾轻嗅

一阵早春三月独有桃花香。似有似无

皆因她有情却无形,不知死活依附凡人身躯

梦里方才明白执念,只因她在那时给出了自己

 

2

那时桃花睡在妒心

四溢的春日耷拉着头

层层纺纱罩住了脸

大概是美人不屑一顾

遂降夜雨一场

直直摧残比委婉拒绝

更粗暴,仿若

抬手就是一掌

真正羞惭的却是

恍惚间做了不可告人的梦

如何也醒不来

你猜一猜梦里出现的香草美人

是哪家恋着的如意郎

怪不得眼下硝烟弥漫

谁也不曾服软

你梦见前世曾为妖

与君有一面之缘

彼时书生着青衫立于山河顶

曾嗅过一阵早春三月

独有的桃花香,似有似无

因她有情却无形

依附凡人身躯

梦里她方才明白

执念只因那时

给出了自己


评论
热度 ( 9 )
  1. 苏打之泉予望 转载了此文字